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首页 > 业界论衡
中医推拿敷贴治疗小儿秋季腹泻临床疗效观察

---世界中联小儿推拿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第一届学术年会论文

陈艳霞,毛娜,王红娟,通讯作者:肖和印


摘要


目的:观察中医推拿敷贴治疗小儿秋季腹泻的临床疗效。

方法:将100例秋季腹泻的小儿随机分为两组,分别予以中医推拿敷贴治疗及西药治疗,3天后观察疗效。

结果:经治3天,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4%,对照组总有效率为78%。

结论:小儿秋季腹泻多为轮状病毒引起,尚无特效药物治疗,中医推拿敷贴治疗该病临床疗效显著,值得推广。

关键词:秋季腹泻 ; 轮状病毒肠炎 ; 外治法 ;儿童

The Observation of Clinical Effect of TCM Massage and Point Applica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Pediatric Diarrhea in Autumn

Abstract:

Objective: The study aims to observe clinical effect of TCM massage and point applica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pediatric diarrhea in autumn.

Methods: 100 children with diarrhea in autumn will b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wo groups. One group will be given TCM massage and point application, the other western medicine. Then observe clinical effect after 3 days’ treatments.

Results: After 3 days’ treatments,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the therapeutic group was 94%, while that of the control group was 78%.

Conclusion: Until now, there are no efficient drugs available for pediatric diarrhea in autumn, which is mostly caused by rotavirus. TCM massage and point application, however, are highly effective in the treatment of it, which should be spread to cure more patients.

Keywords: diarrhea in autumn; rotavirus enteritis; external therapy; children

小儿秋季腹泻多为轮状病毒引起,好发于3岁以下的婴幼儿,由于小儿患病时多伴有恶心、呕吐、纳差、腹胀等消化道症状,使得口服用药更加困难。我科遵循祖国医学“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外治之药即内治之药,所异者法耳”,“内病外治,殊途同归”的理论。采用中医推拿敷贴治疗小儿秋季腹泻取得了良好的临床效果,特介绍如下: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2009-08/2010-12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儿科门诊收治秋季腹泻患儿100例,其中男性患儿53例,女性患儿47例;年龄0-6月19例,>6-24月72例,>2-3岁9例,年龄最小4个月,最大2岁9个月;母乳喂养者18例,人工喂养59例,混合喂养23例。随机分为两组,且在性别、年龄、病程、病情方面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 .05), 具有可比性。


1.2 诊断标准

1.2.1 西医诊断标准参照《小儿腹泻病学》第一版[1]制定,

(1)临床表现 :①多见于6个月-2岁的婴幼儿;②秋冬季多发;③粪便稀薄,呈蛋花汤样或水样,每日数次至20余次;④常伴发热、呕吐、腹胀和肠鸣。

(2)实验室检查:便常规多无异常或可看到少量白细胞,粪便检测病毒      阳性。

1.2.2 中医诊断标准和辨证分型根据《中医儿科学》[2]

(1)湿热泻:泻如水样,每日数次或数十次,色褐而臭,可有粘液,腹部时感疼痛,食欲不振,或伴泛恶,发热或不发热,口渴,肛门灼热,小便短赤,舌苔黄腻。

(2)寒湿泻:大便每日数次或十数次,色较淡,可伴有少量粘液,臭气不甚,肠鸣腹痛,或兼恶寒发热,不渴或渴不欲饮,舌苔白腻。


1.3 纳入标准:符合上述西医、中医诊断及分型标准。治疗期间未使用其他治疗药物。

1.4 排除标准:(1)新生儿、重度脱水、全身中毒症状严重者。(2)合并有心、 脑、肝、肾等严重原发病。(3)脐部或周围皮肤有皮疹或皮肤破损者。(4)正在使用其他临床实验药物者。

1.5 治疗方案

1.5.1治疗方法:

将100例符合中西医诊断标准的腹泻患儿,随机分为两组,并经胶体金法 (试剂盒购自北京万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 检测粪便轮状病毒抗原阳性。观察组予以中医辨证推拿和药物敷贴;对照组予口服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胶囊(培菲康胶囊,上海信谊制药厂))1/2-1粒每次,3次每天,蒙脱石散(必奇颗粒,先声药业有限公司)1/3 -1包每次,3次每天。,若伴有(轻)中度脱水者,及预防脱水:口服补液盐或于两次喂养之间口服米汤水加盐,频服。

1.5.1.1 中医辨证推拿

(1)部位及手法    参照金义成《小儿推拿学》[3],1988年5月第1 版
(2)分型推拿手法 参照《中国推拿百科全书》[4]

①湿热型:清补脾经、胃经各100次,揉板门50次,运内八卦50次,清大肠100次,清小肠50次,退六腑50次,揉小天心50次,揉天枢50次,揉腹5分钟(顺时针),揉脐50次(顺时针),推下七节骨100次,揉长强100次,捏脊5次。

②寒湿型:补脾经、胃经各100次,揉板门50次,运内八卦50次,补大肠100次,清小肠50次,推三关50次,揉外劳宫50次,揉天枢50次,揉腹5分钟(逆时针),揉脐50次(逆时针),推上七节骨100次,揉长强100次,捏脊5次。


以上操作均在温暖室温下进行,以防复受风寒。操作时双手蘸滑石粉以作润滑剂。治疗手法轻重依患儿体质、病情而定,以治疗部位发热微红为度。每日1次,3天为1个疗程。

1.5.1.2 中医辨证穴位敷贴

观察组据中医辨证分型予以相对应的敷贴药方——采用江阴天江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中药配方颗粒调和上海黄酒制成药饼,直径为2cm,厚0.5 cm,置于医用胶贴中央,敷于神阙穴、脾俞穴。每日1次,每次4-6小时,冬春季每次可适当延长,3天为1个疗程。如遇皮肤过敏者,停止敷贴。

(1)方药:

①湿热泻:葛根10g 黄芩10 g 黄连6g 车前子10g 白术10g
②寒湿泻:藿香10 g苍术10 g茯苓10g车前子10g陈皮6 g 吴萸3g
③治则:湿热泻 治以清热利湿,调中止泻。寒湿泻 治以温中散寒,化湿止泻。

1.5.2 观察指标

主症为大便次数和大便性状,次症为发热、呕吐、腹胀、食欲、脱水、(舌质舌苔、指纹具体描述不计分)。将临床各单项主症按等级积分,分别记为0,2,4,6分;次症分别记为0,1,2,3分。

1.6 疗效判定标准

疾病总疗效判定标准: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5],分别于治疗3天后进行疗效评价

①痊愈 :症状,体征消失或基本消失,证候积分减少≥95%
②显效: 症状,体征明显改善,证候积分减少≥70%
③有效: 症状,体征均有好转,证候积分减少≥30%
④无效: 症状,体征均无明显改善,甚或加重,证候积分减少不足30%

注:证候积分减少率(尼莫地平法)为=(治疗前总分-治疗后总分)/治疗前总分×100%

1.7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3.0)进行分析,计量资料数据均用 ±S表示,比较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率、构成比表示,行X2  检验。

2 结果

2.1两组患儿治疗后疾病总疗效比较  见表1

表1 两组患儿治疗后疾病总疗效比较[n(%),n=50 ]

组别 痊愈 显效 有效 无效 有效率(%

观察组 23(46.0)    16(32.0)    8(16.0)   3(6.0)       94.0a

对照组 12(24.0)    9(18.0)     18(36.0)  11(22.0)    78.0


注:与对照组比较,aX2=5.32,p<0.05。

表1结果表明,经治3天观察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2 两组患儿治疗前后证候总积分比较( ±S,n=50,分) 见表2

表2  两组患儿治疗前后证候总积分比较


组别

治疗前

治疗后 治疗后

观察组

对照组

11.75±2.42a

10.93±2.46

0.98±0.43b

2.53±0.55








注:与对照组比较 ta=1.680,P>0.05;   tb=15.704,P<0.0001


表2 结果说明,治疗前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具有可比性;治疗后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01)。

3 讨论

轮状病毒(Rotavirus,RV)是bishop等于1973年在研究婴幼儿急性胃肠炎时从其活检标本中分离发现的,并用电子显微镜在粪便中找到相同的颗粒,并于1975年被国际病毒分类组织正式命名为轮状病毒,我国于1979年首次报道了秋季腹泻的主要病原是轮状病毒。该病毒属呼肠病毒科,根据其内衣壳多肽编码蛋白抗原的不同,可将轮状病毒分为A-G七个组,其中A组据有很强的致病性,是全球婴幼儿秋冬季腹泻最主要的病原体,我国每年约有1300万轮状病毒腹泻病例,高达4万例患儿因此而死亡,其主要侵犯小肠绒毛上皮细胞,造成其双糖酶破坏,而乳糖酶正是轮状病毒靶点,从而使乳糖和其他双糖不被吸收而大量贮积于肠腔,形成渗透性腹泻,引起脱水、酸中毒和电解质紊乱。在婴幼儿时期肠上皮刷状缘的乳糖酶含量较多,则容易感染轮状病毒。随年龄增长,此酶量减少,易感性下降[1] 。

本病属于中医“泄泻”范畴,由于小儿藩篱不密,外围不固,易为外邪所侵,且小儿“脾常不足”,受邪则困,运化失健,升降失职,清浊不分,合污而下,而至泄泻。因此无论感受外邪或内伤饮食,都能影响脾胃的正常运化。故其病因主要责之于脾胃,古文献《幼幼集成》中记载:“夫泄泻之本,无不由于脾胃,盖胃为水谷之海。而脾主运化,使脾健胃和,则水谷腐化,而气血以行营卫,若饮食失节,寒湿不调,以致脾胃受伤,则水反为湿,谷反为滞,精化之气不能输化,乃至合污下降而泄泻作矣”。外感之邪以湿邪最为常见,盖脾喜燥而恶湿,湿易伤脾,所以有“湿多成五泄” ,“无湿不成泄”之说。《素问?至真要大论》 云:“诸病水液, 澄彻清冷, 皆属于寒, 诸呕吐酸, 暴注下迫, 皆属于热。” 可见泄泻有寒、热之分。秋泻多发生于夏末、秋冬季节:夏末湿土当令,湿阻中洲,郁而化热,湿热下趋,迫注大肠而为泄泻;秋冬季节寒邪主令,外感寒湿疫疠,客于肠胃,寒凝气滞,中阳受遏,运化失司,清浊不分 而致腹泻。故湿热泻及寒湿泻为秋泻主要证型。

我们遵循祖国医学“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外治之药即内治之药,所异者法耳”,“内病外治,殊途同归”的理论。以脏腑辨证和经络学说为基础,对体表一定的部位施于一定的手法并辅以中药外敷,二者通过经络腧穴直达病所,以调理机体,“阴平阳秘,精神乃治”。脐为胚胎发育过程中腹壁最后闭合之处,皮下肌肉筋膜浅薄,于此处敷药,有利于药物的渗透吸收。又脐为冲任精气汇聚之处,联系五脏六腑、血脉筋肉,因此把药物敷于脐部,既可以调理全身脏腑之气机,又可以直接作用于肠腑,分清别浊。脾俞出自《灵枢?背腧》:脾,脾脏也;俞,输也,意为脾脏的湿热之气由此外输膀胱经 脾俞为脾之背俞穴,在此敷贴可健脾胃,助运化,祛水湿。

敷脐药方:湿热证以葛根芩连汤加减,葛根芩连汤出自《伤寒论》,功用为清热止利,表里双解,方中葛根为君,甘辛而凉,入脾胃经,既能解表退热,又能升发脾胃清阳之气而治下利,《本草正义》谓“葛根,气味皆薄,最能升发脾胃清阳之气。”;黄芩、黄连苦寒,清热燥湿,厚肠止利;;白术健脾除湿;车前子能利水湿,分清浊而止泻,旨在“利小便而实大便”,古人云:“无湿不成泄”、“治泻不利小水,非其治也”。实验证明葛根、芩、连具有抗菌、抗病毒、解痉、抑制胃肠运动、增强机体免疫力等药理作用[6-10]。寒湿证以藿香正气散加减,出自《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功用为解表和中,理气化湿,方中藿香辛香疏散为君,辛微温,入脾胃、肺经,理气和中,辟恶止呕,兼治表里,《本草便读》云“藿香辛能解表疏邪,入肺达脾;香可宽中快膈,醒脾清神。” 《本草正义》又云“藿香芳香而不嫌其猛烈,温煦而不偏于燥热,能祛除阴霾湿邪而助脾胃正气。”;陈皮、苍术理气,运脾燥湿;茯苓淡渗利湿,健脾和中; 吴萸散寒止痛,降逆止呕,助阳止泻。药方用黄酒调和,意在其通行经络皮肤,令肌腠松弛,使药物易于渗透吸收,引诸药直达病所。

推拿手法综旨以:“柔和为贵、手触于外、巧生于内、手随心转、法从手出”。小儿脏腑娇嫩,形气未充肌肤柔弱,耐受力差,不易竭力攻伐,总之手法要轻柔深透,适达病所,刺激强度要适宜。湿热证用清补脾经、胃经,平补平泻,扶正祛邪并用;退六腑,揉小天心清泻湿热;清大肠、揉天枢清利肠腑,泻热导滞;清小肠清热利尿降浊;揉长强、推下七节骨理肠止泻;揉腹、揉脐、揉板门、捏脊、运内八卦健脾和胃,行滞消食。寒湿证用推三关、揉外劳宫温阳散寒;补脾经、胃经健脾化湿,温中散寒;补大肠、揉长强、推上七节骨温中止泻。我科强调主配穴之分,如:揉长强,长强属督脉,位尾骨端与肛门之间。按揉此区可刺激肛门神经,促使肛提肌、肛门外括约肌收缩,增强肛提肌和肛门括约肌张力,是推拿治疗本病的一重要手法。此外,注重揉腹,手法讲究着力深沉而缓和,带动皮下组织,大、小肠。揉腹时要注意速度不宜过快,揉后可用手轻抚腹部振摇几次,以防肠扭转。

综上所述,小儿秋季腹泻多为轮状病毒引起,尚无特效药物治疗,中医推拿敷贴疗法临床疗效显著,且操作方便、价格低廉、给药途径简单,患儿和家长易接受,适于临床推广。

主要参考文献

[1]方鹤松.小儿腹泻病学[M]. 1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9:480-487.
[2]汪受传.中医儿科学[M].2版.北京:中国医药出版社,2007:102-107
[3]金义成.小儿推拿学[M]. 1版.上海. 上海中医学院出版社,1988:
[4]骆仲遥.中国推拿百科全书[M]. 1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9:608.
[5]郑筱萸. 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
[6]江浩,谭燕泉.推拿治疗小儿秋季腹泻186例疗效观察[J].山东中医杂志,2000,19(2):92.
[7]秦增祥.葛根芩连汤的药理与应用[J].中成药,1992,(4):28.
[8]朱奎,隋书鹏,丛桂珍,等.葛黄散解痉、抑制胃肠运动的实验观察[J].中成药,1990(2):28.
[9]王耀红,胡孟英等.小儿病毒性腹泻的临床及病原学研究[J].中西医结合杂志,1990,(1):25.
[10]童笑梅,黄德珉.正常和腹泻新生儿粪便中分泌型免疫球蛋白A含量观察[J].中华儿科杂志,199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