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首页 > 业界论衡
三字经流派推拿治疗小儿厌食症的临床研究
---世界中联小儿推拿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第一届学术年会论文
杨京华   黄振祺   邓丽君
广东省中医院


【摘要】

目的:观察三字经流派推拿治疗小儿厌食症的疗效是否更优于药物疗法。

方法:将符合纳入标准的70例病例随机分成治疗组35例,对照组35例。治疗组运用三字经流派推拿手法治疗,对照组口服赖氨肌醇维B12(5ml po bid×2周)。治疗前后填写食量情况及中医证候评分表,注意监测不良反应与脱落,治疗结束2周后随访食量疗效评价中有效病例复发情况。

结论:运用三字经流派推拿治疗脾胃不和、肝旺脾虚型小儿厌食症,无论从食量疗效评价、中医证候疗效评价还是疗效稳定性,治疗组均优于对照组。

【关键词】: 小儿厌食;三字经流派;推拿

【Abstract】

Objective: To verify if the effect of Three-character-scripture School Massage is much more advantage than the medicine.

Methods: Seventy cases which were measure up were divided into the experimental group of thirty-five patients and the control group of thirty-five patients randomly.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as applied with the treatment of Three-character-scripture School Massage. The control group was treated with inositol-dimensional B12 lysine(5ml po bid×two weeks). To remark the appetite and fill the sheet of TCM syndrome score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 To pay attention to monitor adverse reactions and shedding. And to follow up the recurrence rate of the effective appetite cases two weeks after finishing the treatment.

Conclusion:With the method of treatment of Three-character-scripture School Massage to cure infantile anorexia including the type of failure of splenic transportation and qi-deficiency of spleen and stomach,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as bett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

【Key words】: Infantile anorexia ;Three-character-scripture School ;Massage

小儿脾常不足,食物加工的负面影响以及家长的喂养误区,致使小儿消化功能紊乱的问题日益突出。尤其是小儿厌食症逐年增多,多在1~6岁,病程长可达数年,短则数周,有相关研究3-12岁小儿患病率为14.2%[1]。长期的食量减少可导致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各种维生素、微量元素缺乏,甚至影响生长发育,出现身高体重增长减慢,最后造成“面黄肌瘦,个子矮小”的结果。

又患儿食欲本已减退,挑食明显,多未能遵医嘱服药,药物依从性差,而针灸的痛感普遍也难以接受,因而安全性好、无毒副作用的中医推拿疗法收到了广大家长们的青睐。

本课题旨在研究三字经流派推拿治疗小儿厌食症的疗效,从临床较常见的脾胃不和、肝旺脾虚型的厌食患儿入手,观察推拿治疗组与西药对照组的疗效比较,为进一步推广三字经流派推拿治疗小儿厌食症打下基础。

本研究采用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主要参考《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的诊断标准、中医证候评分表,通过食量疗效标准及中医证候疗效标准以比较推拿治疗组与西药对照组的疗效,并随访有效病例的复发情况。

1. 研究对象

1.1病例选择

受试对象来源为2013年3月至2014年3月广东省中医院儿科门诊的合格病例。

1.2 诊断标准


主要参考郑筱萸主编《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2002年版)中引用标准

1.2.1 西医诊断标准

根据吴瑞萍等主编《实用儿科学》(人民卫生出版社1996年版)[2]
A、长期食欲不振,见食不贪,入量较病前减少1/3—1/2以上,发病最短时间为2周以上,排除其他系统疾病。
B、体重增长停滞或减轻,有不良食欲习惯或喂养不当史。

1.2.2 中医证候诊断标准

根据1994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行业标准?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中医儿科病症诊断疗效标准》,研究病例选择为脾胃不和型、肝旺脾虚型患儿[3]。
脾胃不和:厌食或拒食,面色少华,精神尚可,大便偏干,苔脉无特殊改变。
肝旺脾虚:厌食或拒食,面色晄白,性躁易怒,好动多啼,咬齿磨牙,便溏溲少,舌光苔净,脉细弦。

1.3 纳入标准

A、符合西医诊断标准和中医证候诊断标准(脾胃不和型或肝旺脾虚型),年龄在1-14岁本院门诊患儿,病程2周以上。
B、近1周内治疗暂未服用过消食导滞中药及助消化药。
C、知情并同意接受本临床研究中治疗组或对照组单一治疗方案,并可维持疗程。

1.4 排除标准

A、皮肤过敏的患儿。
B、由于明确诊断的疾病影响所致的厌食,如急性胃肠炎、呼吸道感染、神经性厌食及某些药物引起的厌食。
C、严重佝偻病,或心、脑、呼吸、肝、肾及贫血等严重系统性疾病的患儿。
D、同时使用其他药物治疗,依从性不高的患儿。

2.研究步骤

2.1 病例收集

根据诊断标准、纳入标准、排除标准筛选合格受试者,共70例,通过简单随机化方法,根据查随机数字表所得随机数字将受试患儿分为两组,得随机数字为单数的相应序号受试对象分至治疗组,得随机数字为偶数的相应序号受试对象分至对照组,然后通过多次续查随机数字表,最后得治疗组35例和对照组35例。患儿首次就诊时经知情同意后获得随机号进入相应分组将符合临床研究要求的70例受试对象分为两组进行治疗。

2.2 治疗方案

2.2.1 治疗组

参考葛湄菲编著的《三字经流派小儿推拿汉英对照》(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年)[4],使用三字经流派推拿手法,润滑剂使用滑石细粉。隔日进行推拿治疗1次,1周3次,连续治疗2周。
推拿治疗基本处方:清胃10分钟(自大鱼际外缘赤白肉际处,从腕横纹推至拇指根部),清补脾10分钟(拇指外侧,从指尖到指根来回推之)。
脾胃不和型加推四横纹10分钟(示指、中指、环指、小指连掌之纹来回推之)。
肝旺脾虚型加推平肝10分钟(从食指根部之横纹起一直推到指尖)。

2.2.2 对照组

赖氨肌醇维B12口服溶液:5ml po bid×2周

2.3 临床观察

2.3.1 填写观察表

首诊时填写包括患儿姓名、性别、年龄、身高、体重、监护人姓名、联系方式、联系地址等一般情况与治疗前中医证候评分表。
治疗结束时填写治疗后中医证候评分表及食量恢复情况,并询问期间是否有不良反应或中止治疗等。
治疗结束2周后随访食量疗效评价中有效病例复发情况。

2.3.2 疗效判定标准

2.3.2.1 食量疗效标准

参考郑筱萸主编《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2002年版)[5],在治疗结束时直接按此标准填写食量恢复情况。

A、临床痊愈:食欲食量均恢复到正常水平。
B、显效:食欲明显恢复,食量恢复到正常水平的3/4。
C、有效:食欲有改善,食量有所恢复,但未达到正常水平的3/4。
D、无效:食欲与食量均无改善。

2.3.2.2 中医证候评分表

参考郑筱萸主编《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2002年版),各症状分级量化记分如下[5]:

A、食量减少  2分:食欲稍差,食量较正常量减少1/3;4分:食欲差,食量较正常量减少1/2;6分:食欲很差,食量较正常量减少2/3或以上。
B、面色  1分:面色稍黄,无光泽,唇色微红或不红;2分:症状介于1分和3分之间;3分:面色萎黄或晄白,唇干色淡。
C、神疲  1分:精神稍弱,不喜多动;2分:神情疲乏,欲寐少言;3分:精神淡漠,懒于言语活动。
D、腹胀  1分:轻度腹胀,腹部稍胀满,平卧时未达胸部水平;2分:中度腹胀,腹部较胀满,平卧时平胸部;3分:腹部明显胀满,平卧时高出胸部水平。
E、多饮  1分:平时喜饮但量正常;2分:每饭前必喝水;3分:烦渴无度,量多。
F、烦急  1分:偶有烦躁喜哭;2分:常有无故哭闹;3分:经常烦躁哭闹,夜寐反复哭闹。
G、溲黄  1分:小便较常稍黄;2分:小便色黄;3分:小便深黄。
H、呕吐  1分:偶有呕吐;2分:轻微呕吐,且量少;3分:经常呕吐。
舌象、脉象(或指纹)在观察表中具体描述,不记分。
不良反应观察:皮肤过敏、药物过敏以及因治疗所致的各系统损害症状。

2.3.2.3 中医证候疗效标准

参考郑筱萸主编《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2002年版)[5]
A、临床痊愈:中医临床症状、体征消失或基本消失,证候积分减少≥95%。
B、显效:中医临床症状、体征明显改善,证候积分减少≥70%。
C、有效:中医临床症状、体征均有好转,证候积分减少≥30%。
D、无效:中医临床症状、体征均无明显改善,甚或加重,证候积分减少不足30%。
根据尼莫地平法判断中医证候总疗效,疗效指标(n)=(疗前积分-疗后积分)/疗前积分×100%。

2.4 复发

治疗结束时,根据食量疗效标准得出有效的病例,2周后随访病情,若食量较治疗结束时减少1/3或以上,则视为复发。

2.5 病例的脱落与处理

2.5.1 脱落病例的定义

脱落的定义:所有根据诊断标准、纳入标准、排除标准筛选合格的受试者,治疗过程中一旦退出,无论何时何因只要没有完成各组治疗方案所规定疗程,均视为脱落病例。

2.5.2 脱落病例的处理

脱落病例应尽可能与受试者得到联系,询问脱落理由,并记录最后一次治疗时间与结果,保留基本项目资料及脱落时的疗效评价。
因不良反应而脱落的病例应及时采取相应解决方法及治疗措施。脱落病例均应记录和保留观察表,必要时可进行意向性分析。脱落病例无需另补。

2.6 统计分析

两组一般情况、治疗前后评分及随访情况等数据经核对后,全部采用SPSS18.0统计软件建立数据库并进行统计分析。计数资料、等级资料用各项的频数进行描述,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进行描述,计量资料应先进行正态性检验。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等级资料采用秩和检验(Mann-Whitney U检验)。两组计量资料比较,符合正态分布的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不符合正态分布的采用秩和检验(Mann-Whitney U检验);自身前后比较,差值符合正态分布的采用配对t检验,不符合正态分布的采用秩和检验(Wilcoxon符号秩检验)。显著性水平:α=0.05

3.研究结果

3.1 病例脱落

本课题的研究对象均为2013年3月至2014年3月广东省中医院儿科门诊的厌食患儿,全部根据诊断标准、纳入标准及排除标准合格筛选,随机分成治疗组35例,对照组35例,共70例。最终治疗组脱落3例,对照组脱落2例,脱落率<10%。经询问治疗组3例皆因未能安排时间携患儿前来治疗而中断,对照组2例因患儿未能按时服药而中断。因脱落病例数量少,亦未能完成疗程,不参与统计分析。所有受试对象在研究过程中无不良反应。

3.2 一般资料

治疗组与对照组进行一般资料如性别构成、年龄、年龄分布、身高体重、病程分布、证型比较,见表1-表6。


例数n

治疗组

32

17

15

对照组

33

18

15

表1  性别构成比较

注:经卡方检验,χ2=0.013,P=0.909,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例数n

平均年龄(

治疗组

32

2.78±1.69

对照组

33

2.89±1.51

表2  年龄比较(岁)

注:两组年龄不符合正态分布,采用秩和检验,z=-0.590,P=0.555,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例数n

1≤年龄Y≤3

3Y

治疗组

32

23

9

对照组

33

23

10

表3  年龄分布比较

注:经卡方检验,χ2=0.037,P=0.847,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例数n

身高cm±s

体重Kg±s

治疗组

32

90.50±12.97

12.67±3.04

对照

33

89.03±10.36

12.68±2.49

表4  身高、体重比较

注:两组身高经t检验,t=0.505,P=0.615,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两组体重经t检验,t=-0.014,P=0.989,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例数n

1≤病程<6

6≤病程≤12

12

治疗组

32

14

10

8

对照组

33

13

14

6

表5  病程分布比较

注:经卡方检验,χ2=0.974,P=0.614,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例数n

脾胃不和

肝旺脾虚

治疗组

32

22

10

对照组

33

21

12

表6  证型比较

注:经卡方检验,χ2=0.190,P=0.663,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3.3 临床疗效

3.3.1 食量积分比较

两组治疗前后食量积分比较,见表7。


例数n

治疗前(±s

治疗后(±s

治疗组

32

3.81±1.55

1.31±1.40

对照

33

3.88±1.49

2.48±1.42

表7  食量积分比较


注:两组治疗前后的食量积分均不符合正态分布,采取秩和检验。

治疗前组间比较,z=-0.190,P=0.850,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治疗后组间比较,z=-2.934,P=0.002,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3.3.2 中医证候总积分比较

两组治疗前后证候总积分比较,见表8。

例数n

治疗前(±s

治疗后(±s

治疗组

32

8.31±2.62

2.91±2.16

对照

33

8.03±2.31

5.09±2.30

表8  中医证候总积分比较

注:治疗组自身前后比较,经t检验,t=13.473,P=0.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对照组自身前后比较,差值不符合正态分布,采用秩和检验,z=-5.035,P=0.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治疗前组间比较,经t检验,t=0.461,P=0.647,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治疗后组间比较,经t检验,t=-3.948,P=0.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3.3.3 食量疗效比较

两组根据食量疗效标准得出结果,等级比较见表9,有效率比较见表10。


例数n

痊愈

显效

有效

无效

平均秩

治疗组

32

8

7

13

4

26.44

对照

33

2

3

17

11

39.36

表9  食量疗效比较

注:经秩和检验,z=-2.934,P=0.003,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例数n

有效

无效

总有效率

治疗组

32

28

4

87.5%

对照组

33

22

11

66.67%

表10  食量疗效有效率比较

注:经卡方检验,χ2=3.972,P=0.046,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3.3.4 中医证候疗效比较

两组根据中医证候疗效标准得出结果,等级比较见表11,有效率比较见表12。


例数n

痊愈

显效

有效

无效

平均秩

治疗组

32

4

11

15

2

24.33

对照

33

0

3

18

12

41.41

表11  中医证候疗效比较

注:经秩和检验,z=-3.952,P=0.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例数n

有效

无效

总有效率

治疗组

32

30

2

93.75%

对照

33

21

12

63.64%

表12  中医证候疗效有效率比较

注:经卡方检验,χ2=8.718,P=0.003,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3.4 复发

两组根据食量疗效标准得出表10中有效的总病例数,治疗结束2周后随访,比较复发情况见表13。

例数n

稳定

复发

复发率

治疗组

28

26

2

7.14%

对照

22

14

8

36.36%

表13  复发率比较


注:经卡方检验,χ2=4.875,P=0.02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4.讨论

4.1 研究依据

著名医家王冰注解黄帝内经时,曾云:“按摩者,所以开通闭塞,导引阴阳”,这句话已经深刻地揭示了推拿按摩治病的原理,也是推拿手法治疗小儿厌食症的道理。对于厌食患儿,先是脾胃之经脉必有闭塞,逐渐导致脾胃不和这个基础证型,病程日久,则出现阴阳气血亏损的转归,所以形成肝旺脾虚、脾胃气虚、脾胃阴虚三种证型。所以治疗仍从“开通闭塞,导引阴阳”为根本,以“运脾开胃”为法则。推拿是通过手法对穴位刺激,进而从穴引经,从经脉调节脏腑,达到治病的效果。从西医研究上说,推拿作用于穴位可改善消化道的血液循环和淋巴回流,加速消化液分泌,从而改善消化功能。自古以来,小儿推拿形成各大流派,一直被视为治疗小儿疾病的重要手段。三字经流派为山东小儿推拿流派之一,以取穴少、推拿时间长以求力专效宏,简便易学、可重复性以便于普及。

本研究治疗小儿厌食症,选取脾胃不和、肝旺脾虚型患儿,因为脾胃不和为基本证型,也是最常见的证型,若至脾虚必多兼肝旺,即土虚则木易乘土,特别厌食患儿很多兼有烦躁一症,甚者无故烦躁,彻夜难以入睡,此为肝旺脾虚型,本科室临床经验总结,此两证型较常见,因为样本量不大,所以最后决定先从脾胃不和、肝旺脾虚型患儿开始入手研究。

目前厌食治疗中没有公认的有效药物,常用药物葡萄糖酸锌、胃蛋白酶、吗丁啉等据研究所示普遍低效,且厌食治疗一直没有证据级别较高的临床研究。对于西药赖氨肌醇维B12,前文已提到可补充与加强营养的合成与代谢,并改善消化功能,进而增加食欲食量,所以能用于治疗小儿厌食症,文献研究中已经指出,赖氨肌醇维B12疗效在西药治疗中具有优势,安全有效,且结合本科室使用经验,故选用赖氨肌醇维B12作为对照组药物。

本研究为了尽量做到科学客观,参考《中药新药临床指导原则》2002版的食量疗效标准以量化评价,中医证候疗效标准以积分全面评价中医的疗效,还以随访形式判断复发情况比较。

4.2 统计分析

4.2.1 一般情况

本研究通过随机分组为治疗组与对照组,对一般情况如性别构成、年龄、身高、体重、病程、证型的两组间比较,经统计学检验,均P>0.05,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从一般情况的数据分析,从年龄分布来看,治疗组1~3岁有23人(71.9%),>3岁有9人,对照组1~3岁有23人(69.70%),>3岁有10人,两组年龄均以1~3岁为主,提示前来门诊就诊厌食症的以幼儿期为主。

从病程分布来看,治疗组1年以内病程的有24人(75%),超过1年病程的有8人;对照组1年以内病程的有27人(81.82%),超过1年病程的有6人。结合临床观察时对患儿病史的询问,考虑为1年以内病程的患儿,求诊意向最高,因为长期厌食的患儿因既往多次治疗效果不佳,家长逐渐失去治疗信心。

4.2.2 治疗前情况

食量积分:治疗前组间比较,经秩和检验,P>0.05,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中医证候总积分:治疗前组间比较,经t检验,P>0.05,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根据两组患儿一般情况与治疗前病情,两组患儿基线情况平衡,具有可比性。

4.2.3 治疗后情况

4.2.3.1 食量积分、食量疗效比较

治疗后食量积分组间比较,经秩和检验,P<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果:治疗组在改善食量积分上优于对照组。

根据食量疗效标准得出:治疗组痊愈8例,显效7例,有效13例,无效4例,对照组痊愈2例,显效3例,有效17例,无效11例,经秩和检验,P<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总有效率比较:治疗组87.5%、对照组66.67%,经卡方检验,P<0.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果:治疗组食量疗效从等级评价、总有效率上均优于对照组。

综上所述,无论使用积分比较,还是使用疗效等级、有效率比较,均可得出治疗组食量改善方面优于对照组。可见,三字经流派推拿可明显改善小儿厌食症食量,并且优于药物疗法。

4.2.3.2 中医证候总积分、中医证候疗效比较

治疗组自身前后总积分比较,经t检验,P<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对照组自身前后总积分比较,经t检验,P<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果:两组治疗方案从改善中医证候总积分上均有效。

治疗后总积分组间比较,经t检验,P<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果:从总积分改善程度方面,治疗组优于对照组。

根据中医证候疗效标准得出,治疗组痊愈4例,显效11例,有效15例,无效2例,对照组痊愈0例,显效3例,有效18例,无效12例,经秩和检验,P<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总有效率比较:治疗组93.75%、对照组63.64%,经卡方检验,P<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果:在中医证候疗效的等级评价与总有效率上,治疗组均优于对照组。

综上所述,从中医证候总积分与中医证候疗效标准来看,治疗组疗效依然优于对照组。这里可以得出,三字经流派推拿疗法是以中医辨证论治为基础,以辨证分型而处方穴位,不仅改善食量食欲,同时也改善并发症状,可得全身调治的效果,最终达阴阳平衡。

4.2.4 复发率

治疗结束2周后随访两组食量疗效评价中有效的病例,治疗组共28例,稳定26例,复发2例,对照组共22例,稳定14例,复发8例,复发率:治疗组7.14%、对照组36.36%,经卡方检验,P<0.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结果:治疗组疗效比对照组更稳定。

治疗组疗效更稳定,考虑推拿疗法可达到全身调治的效果,是因为通过辨证治疗,脾胃运化水谷的功能恢复,可充养灌溉其余脏腑,五脏六腑的阴阳一旦恢复平衡,全身阴阳平衡便可维持,阳化气,阴成形,气血逐渐充养全身,以达稳定之效。

4.3 研究总结

4.3.1 机理探讨

对三字经流派推拿治疗小儿厌食症的疗效已经初步得到结论,至于其疗效探讨如下:

小儿厌食症虽然以食量减少为直接反映,但根源其实在于脾胃运化吸收失常。而从临床中可以看出,除了食量食欲减少,还出现神疲、面色、溲黄、多饮、腹胀、烦急、呕吐等并发症状,所以观察小儿厌食症的疗效,必须制定中医证候评分表来综合判断疗效。《黄帝内经?素问?经脉别论》云:“食气入胃,散精于肝,淫气于筋。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输精于皮毛。毛脉合精,行气于腑,腑精神明,留于四脏。”可说明饮食入胃后的运化吸收更显得重要,并紧密影响余脏腑的生理功能,而三字经流派小儿推拿疗法旨在通过手法作用于穴位,不仅恢复食欲食量,更能恢复脾胃运化水谷能力,达到全身整体调节的作用,诸证尽消的效果,即《黄帝内经?素问?玉机真藏论》所说“脾脉者土也,孤脏,以灌四傍者也”。

两种证型患儿均采用基本处方清胃、清补脾两个穴位。《黄帝内经?素问?太阴阳明论》提到“四肢皆禀气于胃而不得至经,必因于脾乃得禀也”和“足太阴者三阴也,其脉贯胃,属脾,络嗌,故太阴为之行气于三阴。阳明者表也,五脏六腑之海也,亦为之行气于三阳。脏腑各因其经而受气于阳明,故为胃行其津液”,由此可以说明厌食的治疗,运脾开胃为法则,所以推拿处方上对脾脏必须清补并用,清脾之郁热与湿邪,补脾之气血阴阳;对胃腑以清为主,因为“六腑以通为用”。太阴脾脏主升清,阳明胃腑主降浊,以“清补脾”与“清胃”恢复脾胃升降的枢纽,则从根本上对治了厌食的病因病机,这是各证型厌食的共性。脾胃不和型以气滞为主,加推四横纹化积行气;肝旺脾虚型存在肝火妄动,加平肝以泻肝扶脾。针对两证型各加强一对治穴位,不仅达到辨证论治的目的,还加强了前两穴位的发挥。全方处方三穴虽少,但是平均每穴推拿时间各10分钟,配合起来可达到力专效宏之势,如同中药汤剂药少而精之理。

4.3.2 与前研究比较

小儿厌食症其实从诊断方面或是治疗与疗效评价方面,国内外皆没有非常统一的标准或指南,所以研究设计大部分参考《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2002年版),结合临床实际制定,尽量做到科学客观。

前文临床研究中已经总结,目前对厌食治疗的临床观察研究因为没有统一的标准,所以结论有待验证,还存在疗效评价主观因素太强,无随访复发情况等问题,主要针对其他流派推拿治疗小儿厌食症的研究,本课题有改善的地方:

A、前研究样本量小的时候没有辨证分型,或辨证分型后各证型样本量甚至不足10例,难以证明疗效,所以本课题由于条件有限,同样是小样本量,但只选取2个证型进行辨证处方,可保证各证型例数有较足够数量。
B、前研究多没有选取对照组,采取自身前后对照试验,本课题采取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C、前研究疗效评价没有量化标准,主观因素影响大,本课题采取《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2002年版)的食量疗效标准与中医证候积分及疗效标准,虽然不能完全排除主观因素,但相对有量化标准以求客观。
D、前研究多没有随访复发情况,本课题采取结束治疗2周后,随访复发情况,以评价疗效稳定性。
E、前研究推拿处方穴位多,有些多达10余个,不容易普及与推广,本课题按照三字经流派推拿核心理论,取穴少而精,只取3穴,而且只取手部穴位,操作简单,依从性高,易于学习与推广,形成规范化方案。

4.3.2 总结

综上分析结果,运用三字经流派推拿治疗脾胃不和、肝旺脾虚型小儿厌食症,无论单纯从食量疗效比较,还是从中医证候疗效比较,多项数据经统计学检验,治疗组疗效均优于对照组,而且治疗组复发率明显低于对照组,可见三字经流派推拿疗法不仅改善食量明显,还发挥中医特色,整体调治,改善并发症状,达到疗效稳定的状态。可见本研究的设计预期效果是明确的。求诊患儿家长大多对推拿疗法陌生,但从研究过程中对三字经流派推拿普遍接受的,依从性高,甚至产生学习的兴趣。可提示此疗法经医生辨证处方下普及于家庭治疗是可能的。

本研究反映出推拿疗法运用中医辨证论治小儿厌食症明显优于西药治疗。因为中医认为人是一个整体,五脏六腑是紧密联系的,中焦脾胃为后天之本,若脾胃不和,其余脏腑则失去滋养灌溉,日久积滞,经脉不通,百病丛生。一旦恢复后天之本,脾胃运化水谷功能增强,全身脏腑得到充养,诸症尽消。从研究结果可以看出,治疗组运用推拿疗法,不仅食量食欲改善,其他如神疲、面色、溲黄、多饮、腹胀、烦急、呕吐症状均有改善,西药治疗是难以得到整体治疗的效果。

三字经流派小儿推拿,优势在于取穴少而精,易于掌握学习,可重复性强,无毒副作用。从临床研究中发现,三字经流派推拿是家长与患儿普遍接受的,穴位皆在手掌部,方便有效,依从性高。本研究为保证疗效与观察,需要患儿每次来诊推拿。其实在临床实践中,若处方穴位后示范给家长学习,由家长在家按处方疗程治疗患儿是可能的,不仅保证疗程,更能节省医疗资源。

此研究可让同行对三字经流派推拿治疗小儿厌食症的疗效有初步的认同,并希望儿科医生从临床中开始学习三字经流派推拿手法,应用到治疗小儿厌食症当中,并继续开展进一步的临床研究以验证其疗效。

5.结语

经本研究对三字经流派推拿治疗小儿厌食症的疗效观察,以推拿治疗组与西药对照组对比,治疗组疗效是明显优于对照组的。因此可以初步总结三字经流派推拿治疗小儿厌食症的疗效,更应进一步开展严格设计和实施的大样本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以验证其疗效,便于以后从各级医院临床实际上普及,惠及广大厌食患儿,减少药物对患儿的副作用和提高患儿家长的治疗信心。儿科医生在临床普及的同时更应该进一步研究此疗法治疗小儿厌食症的疗效以得到儿科医学界的公认。

参考文献

[1]刘思浚,徐济达,龚燕霞,等.南通市3-12岁儿童厌食的分布特征[J].中国学校卫生,2004,06:658-660.
[2]吴瑞萍.实用儿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6.
[3]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S].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79.
[4]葛湄菲.三字经流派小儿推拿汉英对照[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2:96-98.
[5]郑筱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2:268-269.